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淫魂

淫魂

这一篇式我打了很久的一篇==。。。刚好最近很顺就乾脆把他打完了
H有点少。。。口味也不重。。。所以看的人请先有心理準备=。=
**********************************
江户城中
「碰碰碰碰碰碰~~~~~」原本一片宁静祥和的城市中,突然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顿时就从四处听到求救大叫声。「发。。。发生什幺事了!?」「恐怖攻击嘛!?」「哪里烧起来了!?快去通知真选组!?」「拿酱油!!快拿酱油去灭火啊!?」「救。
。。救命阿!!我被卡在厕所里了!!」
正当所有人都在逃命和求救时,却没有人发现爆炸现场附近出现了一高一矮仓皇落跑的身影。。。
**********************************
10分钟后的万事屋中
一个拥有一双死鱼眼,穿着一件白色外袍和黑色内衣,以及一头杂乱银髮的板田银时,此时他正双手抱胸双脚大开的坐在他办公桌前面的黑色沙发上。
而在银时敞开的双脚前,有一名有着一头橘色包子头一对水蓝色的眼睛身上穿着红色的无袖袍的幼年少女,而这名少女此时正用着她那较为生涩的技术在帮银时口交着。
「我说。。。神乐阿。。。」这时阿银用一种终于受不了的语气说道。
「怎样啦?」那名叫神乐的女孩擡起头用一种很不爽的眼神和语气回她。
「我都说几次啦!?口交要用舌头!!舌头!!你以为我的老二是冰棒啊!?你以为口交是只要重複塞进去再拔出来的动作这幺肤浅的玩意儿嘛!?」阿银很铁不成钢的大声说道。
「我呸!嫌老娘技术不好啊!?那你去买跟哈根达斯的冰棒来示範给老娘我看啊!?问题这幺多!?而且全江户会有那嚜难吃的冰棒妈!?」神乐听到阿银的话后,不爽的用力把阿银的肉棒吐了出来。
「什幺!?这可是在处罚你!!只不过是被委託去五星级餐厅厨房里消灭几只外星蟑螂而已,你居然看到那些蟑螂后就把瓦斯桶举起来丢他们!!害的我们都被误认为是恐怖份子!!还连带让可怜的新八位了掩护我们离开而被抓了!!」阿银生气的说到最后居然还拿起了卫生纸来擦拭自己的眼角。
「当初委託时你根本没跟我说那些外星蟑螂张的跟人一样大啊!?而且明明就是你一看到真选组来了之后就趁乱把新八的丢掉!!还大声的吸引别人的注意然后趁机跑掉的!!而且!!我看到你的眼药水了!!」
**********************************
此时的真选组侦讯室
「少年阿。。。我看你就招了八,根据大江户律法,自首是可以减刑的阿。」「就是说阿,你快招了八,我还要回去用仪式诅咒土方先生呢。」有着一头黑髮以及锐利的眼神和嘴上叼根菸的土方十四郎,个子矮小一头褐色头髮脸上一脸无辜的沖田总悟,两人正在站一张木头桌子前,而另一边则是手上证带着手铐的志村新八。
「我都说了我是无辜的啊!?都是神乐拿瓦斯桶砸外星蟑螂拉!!然后阿银就突然拔掉我的眼镜又在我旁边大喊恐怖份子在这哩!!要抓去抓他们啦!!还有,不要把你们局里的事情牵扯到我身上啦!!」脸上带着一副圆形眼镜,本身长的一脸路人甲的新八生气的一边大吼一边用力的用双手拍打桌面。
「喔攸?知道的这幺详细,土方先生我看他就算不是主谋也一定是个共犯吧?」听到新八自白的沖田转头对着身旁的土方说道。
「恩。。。看来是这样没错。。。志村新八。。。平常看你还挺废才老实的,居然做出这种事,看在你姐姐的份上妳就快承认八。」听到沖田的话土方点了点头继续劝着新八认罪。
「什幺较看在我姐姐的份上块认罪啊!?你话说颠倒了吧!?而且为什幺我是废才啊!?」
「哀。。。真是拿你没办法阿。」土方一边说着一边突然从身后拿出一碗猪排盖饭,接着「噗滋」一声土方用力挤了一大灌美乃滋上去。
「吃八,这是我套制的美乃滋猪排盖饭,吃完后你就会想要认罪了。位了让你吃的有点趣味我还特地帮你把美乃滋几成霜淇零的形状喔。」说完后土方便把美乃滋猪排盖饭放到新八面前。
看着眼前的美乃滋猪排盖饭新八沈默了一下子后,终于「碰」的一声用力从下面把桌子掀起来,「谁要吃这种鬼东西啊!?阿银神乐你们这两个浑蛋阿!!!!!!!!!!!」
**********************************
回到万事屋中
被神乐识破伎俩的阿银终于恼羞成怒了,「可恶啊!!因为你不知悔改所以处罚加倍!!!」
随着「咖擦」一声,神乐发现她的双手突然被铐了一副手铐。
「可恶!你什幺时候变出一副手铐的!?疑!?怎嚜可能!?区区手铐我居然扯不断!?」阿银看着拚命想要把手铐扯断的神乐说道「嘿嘿嘿。。。这是我从长谷川那片来的手铐,据说这是一个连夜兔一族都没办法〝轻易〞扯开的手铐,所以你就任命吧!!」
说完后,阿银便从后面把神乐给抱住,阿银一手伸入神乐的衣服中轻轻的揉捏神乐那还没有发育完全的胸部,另一手伸入了神乐的裤子中开始用手隔着内裤挑逗神乐的阴道。
「阿。。。阿银。。。你快把手拿出来啦!!」感到私处受到了刺激神乐哭着说道。
但是阿银不但不停手,反而把手直接插进了神乐的内裤开始用手抠弄神乐的阴蒂。
「阿。。。阿阿~讨厌啦!!阿银你弄得人家好奇怪啦。。。」神乐继续哭着说道。
「黑嘿。。。真正的处罚现在才要开始!!」说完,阿银把神乐的脚给扛到自己肩膀上,让神乐的上半身称在桌子上,如此一来阿银就可以直接看着神乐的阴部。
「撕撕~」阿银用手一把把神乐的裤裆连带着内裤给一起撕开。
「喔?神乐你居然!」阿银在看到神乐那洁白中一条粉红的阴部后,立刻震惊的说不话来。
「变态!!死恋童癖!!颓废大叔!!阿阿~~」正当神乐趁着阿银还没回神一边哭一边骂的起劲时,阿银突然用舌头用力从神乐的耻丘一口气舔到神乐的肛门口。
「黑嘿。。。在骂阿~给妳骂阿~真是好色阿,小小年纪就这幺多水。。。那嚜就先让妳体会一下大人的世界八。。。」阿银在舔完后对着泪眼汪汪的神乐淫蕩的说道。。。
「什。。。什幺大人的世界。。。??嗯嗯阿阿~~~」神乐还来不及了解阿银的意思,阿银就用舌头用力的舔进神乐的阴道中,阿银用舌头在神乐的阴道中不规则的用力翻动,突然阿银感觉到神乐的阴道一阵用力的收缩。
「嗯嗯。。。阿阿阿啊!!!」「噗滋~」随着神乐的大叫,阴道中突然用力喷出了一股水到阿银的脸上。
阿银银笑着看着全身脱力两眼微微上翻的神乐,「嘿嘿。。。刚刚让妳爽过了,现在该我了。」阿银说完后就露出了他跨下的肉棒,正当他对準準备插进去时。
「崩!!」「阿银!神乐!你们两个混帐猪头王八蛋!!居然害我被抓!!疑?阿银你们在干嘛!!!!」原本气沖沖跑进来要算帐的新八,这时看到阿银和神乐的姿势以及阿银那露出来的肉棒和神乐被撕开的屁股,大声的说道。
「咖啦!!」神乐的手铐应声断裂。。。
**********************************
「呜呜呜。。。这。。。这里是哪里?」阿银吃力的睁开眼睛疑惑的说道,『刚刚好像。。。』阿银只记得神乐看到新八后,突然用力扯断了手铐,哭喊了一声「你们两个通通给我去死!!」,阿银就感觉到自己的脸突然被抓住然后丢出去,之后就没有记忆了。。。
『可。。。可恶,神乐那家伙。。。』阿银满肚子不爽,突然阿银感觉到屁股底下好像又什幺东西。
一看,居然是已经失去意识的新八。
「新八,醒醒,快醒醒阿。」「呜呜呜。。。阿。。。阿银?」阿银左右开功的对着新八甩巴掌一边试图叫醒他,皇天不负苦人心,在历经十几二十下的巴掌后,新八终于微微睁开了眼睛。
「这。。。这里是?对了!阿银根神乐刚刚是不是在」「碰!」看到恢复意识的新八先看了看四周环境确认自己在哪的阿银,再发现新八似乎还记得刚刚的事后,阿银十分果断的拿起身旁的砖头用力从新八的脸上砸下去。
「新八,新八,醒醒。」「阿。。。阿银?你刚刚干麻拿东西敲我!?」「碰!」
「醒醒,快醒醒,新八。」「我。。。我的头。。。阿银你对我有仇啊!?」「碰!」
「新八,开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阿。。。阿银?我的头好。。好痛阿。。。对。。对了你刚刚说的新八是谁啊?」「碰!!」
「恩。。。这样因该就差不多了。。。」阿银在确定新八再次失去意识后,就拍了拍衣服站起来。
「话说。。。这里是哪啊?算了先走走看八。」
「恩。。。最近可能要离那之母猩猩远一点才行了,说不準新八什幺时候会找回失去的记忆。。。」阿银一边卖无目的的走着一边在心理盘算要怎样才能让自己脱罪。
「糟糕!想的太入迷了,走到哪了,哇靠!不是吧!?」回过神来阿银才发现她居然不知不觉得走到了志村道场的门口。
「这。。。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妈?」正当阿银準备要立刻逃走时,发现道场的门居然没关,阿银突然好奇的走进到场看看发生了什幺事,一进去道场他就听到有女性的呻吟。
「这。。。这个声音。。。难。。。难道!那之母猩猩在!?嘿。。。嘿嘿。。。果然一个人维持生技的压力是很大的阿。。。嘿嘿。。。」坏着色心偷偷拉开房门的阿银,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呆了。
房间中居然有两个女人,房子的主人同时也事新八的姐姐志村妙此时平常喘在身上的和服上半身已经被脱掉,而她怀中此时也抱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居然事阿妙的童年玩伴-柳生九兵卫,现在的九兵卫一改平常穿的剑客服装,反而穿上了一件粉红色的短裙和服脚上也套上了长统袜,平常的马尾也由一根改为了两根。
此时的阿妙已经把手分别伸进了小九的的上衣里和短裙中。
「阿。。。阿妙。。。我。。。我想。。。」被阿妙熟练的抚摸一阵子后,小九颤抖的对阿妙说道。
「小九想要什幺啊?小九部说出来我怎嚜会知道呢?」阿妙一边笑着对小九说道,同时加大了抚摸的力道。
「恩~阿~就。。。就是。。。那。。。那个感觉。。。」小九心中微微气恼阿妙故意捉弄自己,有对于高潮两个字赶到羞耻,眼睛中微微沸起了泪光。
「对不起啦,小九,我不该捉弄你的,别生气,别生气。把双腿打开八。」看到过哭出来的小九,阿妙一边极力安拂小九,一边让小九把她的脚敞开时M型。
把腿大开后,阿妙的抚摸变的更快速,过了不久,「阿阿~~」随着小九销魂的呻吟,小九迎来了他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看着摊在自己怀里微微喘气的小九,阿妙轻轻的笑了一下后,脸色立刻狰狞的瞪着房门,「我说你也看够了吧?给老娘滚出来!」
「糟糕!!快溜!!」看到彷彿要刺穿自己的眼神,阿银立刻站了起来要跑,突然「咚~~」从刚刚的房间中突然射出了一把长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稚刀,刀子直接从阿银的鼻樑前三公分左右飞过并且插在墙上。
「。。。。。。」阿银看着眼前牢牢插进墙里的刀子,沈默了一下子后,阿银打开了房门,对着皮笑肉不笑的阿妙和在她怀里把脸蒙进阿妙胸口修的不敢见人的小九,「请问两位有什幺吩咐?」阿银立刻正襟跪坐一脸严肃的说道。
「阿。。。阿妙。。。一定要妈。。。?」小九突然说道。
「小九试试看嘛,反正就把这男人当作是个人型按摩棒就好了啦。」「好。。。好八。。。」
「喂,人型按摩棒,给我躺下。」成功说服小九的阿秒立刻用着满怀杀气的眼神对阿银说道。
「是。。。是的!人型按摩棒已经就定位!!」阿银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命,立刻躺下来乖乖脱下裤子露出肉棒说道。
阿妙带着满脸通红的小九走道阿银的旁边,然后小九站到阿银肉棒的正上方后,阿妙双手温柔的按在小九的肩膀上,等到小九那刚刚已经充分湿润过的阴道跟阿银的肉棒接触在一起后,阿妙握住了阿银的肉棒,让他能準确的对準。
「小九,可以了喔。」听到阿秒的示意后,小九慢慢的把自己的阴道往下压,让阿银的肉棒慢慢的插进去。
「阿。。啊!好。。。好痛。。。」小九第一次让肉棒插进自己的阴道中,才过一会就看到阴道跟肉棒的胶合的空隙中留下了一丝血液。
看到小九有要退缩的样子,阿妙立刻用一只手环抱住小九的身体一只手开始小九的股沟中抠弄她的肛门,而担心小九会咬到舌头,阿妙也用嘴牢牢吻住了小九的双唇。
可能是阿妙的舌头深入了小九的口中以及非常了解小九的阿妙知道肛门才是小九最敏感的地方,两面夹攻下带给小九的快感渐渐覆盖住了阴道的疼痛,小九也慢慢开始一上一下的享受痛苦过后的快感。
『遭。。。糟糕。。。要撑不住了。。。』此时的阿银可以说是痛苦与快乐同时享受着,快乐指的事小九的阴道可以说是非常的紧,尤其是当她慢慢压下来时的快感再加上阿银的眼睛一直看在两个美女在他面前百合视觉加上触觉的快感同时冲击着他的大脑。痛苦则是阿银知道一旦他忍不住设在了小九的体内,阿妙一定会。。。
『可。。。可恶,早上从神乐那丫头开始就一直憋着。。。快撑不住了阿。。。』
「来。。。来了!!阿~~~」当阿银拼命想着摆脱目前窘境的方法时,突然感到小九的阴道一阵抽蓄,然后便听到小九的尖叫,肉棒感受到一股热流逼境,阿银终于也受不了刺激射了精。
「辛苦了,小九。」阿妙轻轻的吻了一下小九的脸颊。
「再来,是谁準你这人肉按摩棒把那些噁烂的白色液体射进小九纯洁的体内的!?」
「等。。。等等大姐我是不得,啊!!」「碰!!」
**********************************
「这。。。这里是哪里。。。?」阿银一挣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亮光,「好。。。好刺眼阿。。。」
「这位客官,来啦~今天有新来的小姐喔~」阿银听到这句话后,发现原来他就躺在吉原附近的一个不可燃垃圾回收站里。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幺事了?」阿银一边摸着头一边努力回想之前的事。
『我今天先是跟神乐。。。然后被新八撞见。。。然后我打昏了新八。。。怎嚜突然有股发毛的感觉。。。我记得我打昏新八后我到了。。。我是到了哪里了?』阿银努力回想自己打昏新八后到了哪里,但是月努力回想心中那股恐惧感就越重。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在回想下去我一定会后悔。。。算了。。。别想了。。。都来到吉原就顺便逛逛八。。。』打定主意不要让自己后悔的阿银,从垃圾堆中站了起来开始朝吉原走去。
「阿银?那不是阿银吗?你今天怎嚜会来吉原啊??」阿银看向了叫他的人,原来是晴太。
「閑閑没事干就跑来啦。。。」阿银心虚的说到。「喔~原来是被神乐给赶出来的啊?我了解了。」晴太用一种我很了解的表情说到。
「死小鬼,我为什幺来官你屁事啊!?」被猜中原因的阿银脑羞成怒的低吼到。
「好了啦,不要生气了。今天有新的妹子喔,我等一下去跟日轮说让你今天第一个。」
「新的妹子!?」「对阿,新的妹子,还是金髮的喔~」「免费让我第一?」「恩,是阿,免费第一。」「那还不快走。」
**********************************
「今天请多指教,我是新人,如有不好之处请多包含。」阿银一打开门就看到一名有着用髮簪把前额的金髮固定在额头上并且穿着紫色和服的艺妓地着头跟他问好。
「不用这幺客气啦,反正我是免费的。」阿银心中一边暗爽一边把门关上,但心里又不襟疑惑『这个场面怎嚜有点熟悉?』
「是吗?那嚜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女子早年受过伤,请包含。」听到对方话的阿银关好门后就看到擡起头来的艺妓,有着一双灰色的细眼,额头和左眼下方个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但是两到疤痕不却突显出了她的那股豔丽。这个女人其实是吉原护卫队百华的首领-月咏。
「。。。。。。」阿银沈默的转过身去。
「救人啊!!日轮!!晴太!!说好的新人妹子哩!?我要的不是月咏这个魔鬼终结者啊!?HELPME!!」阿银不理会身后满脸不爽的月咏,只能死命拍打的纸门想办法跟外面求救。
「银时。。。你就这幺讨厌我妈。。。?」
「啊?」阿银转身居然看到月咏居然一改平实刚胆的样子,反而像个清纯孝女孩似的红着眼框低下头。
「人家想说最近跟你添了很多麻烦。。。所以才想好好感谢你一下。。。归人家还去跟日轮。。。呜。。。呜呜。。。」随着月咏的声音越说越小声,月咏的头也越来越低。
「这。。。你误会了。。我只是。。。疑?」正要想办法安抚月咏情绪的阿银,突然感觉到脚边踢到了东西,低头一看,阿银看到了四五个空的酒瓶。
「嘻嘻。。。骗˙你˙的。」随着月咏说出这句话阿银立刻就看到月咏此时满脸通红的对着他狞笑。
「阿哈哈哈哈!你以为老娘可能为了你牺牲这幺大嘛!?你这白癡!!」话一说完月咏立刻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空酒瓶用力的丢向阿银。
「噁啊!!」被酒瓶打重脸部而躺到地上的阿银,还没从晕眩当中回覆就看到喝醉的月咏朝他快速走过来。
月咏一把抓起来不及反应的阿银,「现在开始,吉原的传统游戏-黑˙白˙配,你赢一次我脱一件衣服,我赢一次。。。你˙脱˙一˙层˙皮」「等。。。等一下这不跟上次。。。」「开始!剪刀石头部!!」
十分钟后
「呼。。。呼。。。呼。。。」阿银和月咏此时都只穿着一件内裤互相对峙着。
「呼。。。最后一次。。。」
「呿。。。输了阿。。。」「好。。。好险赢了。。。」
这时月咏脱下了自己仅剩的内裤,然后坐到了阿银的正前方打开双腿。
「那嚜来八。」
「请问一下。。。来什幺?」阿银一头雾水的说到。
「你们来吉原的目的阿。」「这。。。这个下次八。。。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这女人搞不好酒还没醒。。。先走为上。』
「给我站住。。。」「啊?」听到月咏不爽的声音,阿银马上就感觉到后颈被人抓住后,经过一阵天旋地转,阿银发现她居然已经躺到地上,然后他的肉棒居然被月咏的脚给踩住。
「老娘都委居求全了。。。你居然还。。。算了。。。」「月。。。月咏难道妳?撕撕~~」阿银突然感到肉棒一阵温暖,就看到月咏用着比神乐还笨拙的技巧正帮他口交。月咏同时也把自己的阴部靠近阿银让两个仁呈现六九式。
「就。。。就今天随你弄。。。」阿银看着满脸通红的月咏,一咬牙『算了。。。被打就被打吧!』
阿银双手用力捏住月咏白晢的屁股,用力往两边拉开露出褐色的肛门后,阿银便把舌头伸进月咏的肛门中。
「阿阿~~阿银。。。那。。那里很髒。。。你别。。。恩~阿~」阿银反常的没有根月咏回嘴反而继续专心的用舌头按摩月咏的肛门。
此时的月咏已经无法继续帮阿银口交,只能专心为了自己的自尊心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呻吟的太大声。
看到月咏的样子,阿银把舌头从月咏的肛门中拔了出来,然后又紧接者伸进了月咏的阴道中。
「恩。。。阿~~~」感觉到阿银把舌头从肛门中拔出的月咏,本来鬆了一口气,但因为阿银马上又深入阴道,让月咏一下子忍不住终于叫了出来。月咏就在这种状况下达到了高潮。
不理会才刚高潮过的月咏,阿银站起来用力把月咏的屁股台到身前,準备好后,阿银立刻就把他那跟硕大的肉棒用力插进月咏刚高潮过的阴道里。
「阿阿阿啊!!!」感觉到阴道强烈的痛处,月咏大声的喊叫,突然月咏发现阿银的双手用力的抓住她的胸部,并且用力的抱紧,让月咏的背和阿银的胸口黏在一起,同时它发现阿银的嘴用力的吻住了她的嘴。
最后在阿银用力的抽差下月咏和阿银同时达到了高潮。
**********************************
一个小时后
阿银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的月咏,「真是的。。。哪有人喝醉但是身上却完全没有酒味的阿。。。」一边说阿银一边穿上自己的衣服和把脱下来的和服仔细的盖到月咏身上。
「那嚜。。。去看一下新八醒过来了没八。。。」
(完)
**********************************
这大概是我目前打过最常的一篇八。。。因该很多人都会觉得不好看啦。。。哈哈。。。我还是不太擅长把做爱写的很详细阿==。。。毕竟我才18阿。。。
不过我真的是很喜欢银时和月咏这两个人阿,所以这一篇文章算式了解我一个心愿八。
不过还事要在这里对可能看完后很失望的读着说声对不起。
**********************************